保护色

被爱且爱人

缘一江水:


        如墨的天空淅淅沥沥下着雨,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Arthit还在公司加班。


        关上窗户后,Arthit望着这雨夜有一瞬间的出神,kongphop好像也没有带伞呢,这个点他也还在他的公司加班。


        这场大雨来得突然,早上来上班时天空还碧蓝如洗,本以为会是个晴朗的一天,到了下午天气却暗沉了下来,慢慢的开始下起了雨,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要停的趋势。


         在前两年的时候kongphop就接手了他父亲在清迈这边公司的生意,Arthit则还留在原来的公司上班,两家公司有一定的距离,早上出门时他和kongphop都没有带伞,不由得的,Arthit有点担心kongphop会被雨淋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天空打了一个响雷,把Arthit的思绪唤回,Arthit晃了晃头,轻叹自己关心则乱,kongphop是自己开车的,即使从楼下到公寓有那么几步路的距离,kongphop应该也不会被淋湿感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,手上拿着文件却没有看进去,他有点坐立难安,干脆下班吧 ,Arthit合上了文件,拿起外套随手关灯出了办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楼下,一股带着雨水的寒风吹来,Arthit冷的缩了一下脖子,正准备走前面一点去打车时,一道强光让他停住了脚步,Arthit抬手遮了一下眼睛,几秒后移开了手,就看到从车里下来的kongphop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暖暖。”kongphop笑着喊道,小跑着来到Arthit的身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?不是在加班吗?”Arthit伸手抹去kongphop头发上的水珠,皱着眉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笑了笑,看着Arthit说道,“下雨了,暖暖又没带伞,我担心你感冒,所以就赶过来了,我还担心你早就离开公司了呢。”kongphop又牵住了Arthit的手,继续说道,“不过我等会还要回去公司,这个合同比较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看了看kongphop,撇嘴道,“kong你真的是笨死了,我又不是不会自己打车回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担心暖暖嘛。”kongphop摇了一下Arthit的手,看着神情有些别扭的Arthit,眼神更加温柔了,“暖暖别担心,我不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呃呃,我们回家吧。”Arthit眨了眨眼睛,同样握紧了kongphop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 望了望这大雨,Arthit正准备和kongphop一起跑到车上时,手却被拉住了,Arthit疑惑的看着kongphop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暖暖等一下哦。”kongphop笑着说道,又松开了Arthit的手,在Arthit疑惑的眼神下kongphop脱下了自己的外套,抬手一扬用外套把Arthit护在了里面,“现在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搔了搔头,显然有些别扭,然后就被kongphop拥着走进了雨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来到了车里,Arthit坐在副驾驶座上,看着kongphop的右肩膀,抿了抿唇道,“你看你的衣服都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的,等会儿就干了。”kongphop发动了车子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,“等回去后暖暖记得冲一包冲剂来喝,可以预防感冒的,洗澡的时候洗热一点,我十二点之前会回家,暖暖要是困了就早点睡觉,看书不要看太近,对眼睛不好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还在认真的说出这些小细节,Arthit望着kongphop柔和的侧脸,清风明月般的笑容一如既往为他绽放,他的眼里心里想的的一切都是他,kongphop不会倦怠吗?每天都在照顾着他这样不累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沧海桑田的道理Arthit懂,在他身边,结婚前恩爱的夫妻在柴米油盐的打磨下逐渐变得平淡,甚至只是为了孩子而过着的人也有,相爱的人因为琐事大打出手反目成仇的也有,感情这回事没人能够说的清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暖暖,我们已经到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kongphop的声音,Arthit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当手搭在车门上时,Arthit突然转头望着kongphop,眼神有些纠结,Arthit问道,“kong,你会觉得累吗?如果不是为了我,你也不用被雨淋,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在公司上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kongphop愣了一下,随后微微一笑,同样问道,“那暖暖呢,你会觉得我烦吗?如果没有我暖暖可以任意的喝粉红冻奶,也不会有人管束你,所以暖暖,你会觉得我烦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不会!”没有一丝的停顿,Arthit立刻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当然不会觉得厌烦啊,相反的,被kongphop管束,照顾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幸福,虽然有时候嘴上会别扭的反驳不满,但却是从心底里感到安心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么肯定自己不会厌烦,那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心意呢。”kongphop上前牵住了Arthit的手,贴在自己的胸口上,看着他的眼睛说道,“只要是暖暖的事情,我啊,从来都不会觉得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是你啊,我的暖暖,我的爱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Arthit扭头,扯回了自己的手,嘴角制止不住的往上仰,“真是笨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啊,大家都知道kongphop宠Arthit,却不知道Arthit同样也很宠kongphop,只是他们的表达方式不同罢了。


  END.